【中國改革報】脫貧不返貧 構建產業扶貧長效機制
上海快3开奖
上海快3开奖

【中國改革報】脫貧不返貧 構建產業扶貧長效機制

2019-04-29 本站原創 / 字體縮小 原始大小 字體放大
      四川省是全國最大的中藥材產地之一,中藥資源蘊藏量居全國第一,素有“中醫之鄉、中藥之庫”之美譽。如何把這些中藥材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扶貧優勢,推動彝區早日實現脫貧奔康,是四川省工商聯副主席、好醫生藥業集團董事長耿福能的“四川夢”。耿福能還有一個“中國夢”,就是讓國人都愿意用中醫藥、都放心用中醫藥,讓中醫藥暢銷全世界,讓國外消費群體從排斥到接受、從相信到崇拜中國的優質中藥。

      當前,四川正向彝區藏區深度貧困發起總攻決戰,并于4月21日在涼山州舉行的全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現場推進會上提出,因地制宜發展優勢特色產業,明年實現彝區貧困縣全部摘帽。

      作為從大涼山彝區走向人民大會堂的第十二屆、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,耿福能每年都把與促進中醫藥行業發展及產業扶貧有關的“好聲音”帶到全國兩會。

      他創辦的好醫生藥業集團,也始終秉承“做好人,制好藥”的企業理念,致力把中藥產業導入扶貧工作,建立長效機制;致力嚴把中藥質量源頭關,制訂統一評價標準;致力提高老百姓對于中醫藥的認識,充分發揮少數民族醫藥優勢。
 


 

      日前,記者采訪了耿福能,聽他講述好醫生藥業集團的前世今生,以及他積極投身中醫藥產業扶貧的傳奇人生。
 

      企名即內心寫照
 

      記者:32年前,您從四川大涼山走出來,獨自創立商號“佳能達”,并擁有了極大的知名度,后來為何又更名為“好醫生”了呢?

       耿福能:當年取名“佳能達”,是選用了我和小女兒名字的最后一個字,寓意為只要通過努力發奮,美好的愿望和生活就一定能夠達到。時逢改革開放,加上我們涼山州的藥材資源很豐富,僅用了幾年時間,生意就上了規模,分別在成都、昆明成立了佳能達醫貿公司,業務范圍很快擴大到全國。

       但這一名稱卻讓人誤會是為了蹭日本佳能公司的熱度,許多業務伙伴首次接觸時都會問,佳能達公司是不是和佳能公司有關系,我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問自己,中國人就連取個商號都不能做到獨立原創嗎?受此刺激,我生出了重起商號名稱的想法,那時我們已在醫藥行業打拼10多年。

      記者:已走過10年歷程的公司要換名稱重起爐灶,您就不擔心之前的努力付諸東流?

       耿福能:我堅信,企業名稱就是一個人和他身邊群體內心世界、內心理念的體現和寫照,就是今后企業的品牌,不能有半點瑕疵。

       1997年,我們改名了,并在幾十個詞匯中選中了“好醫生”這三個字。當時大家都覺得名稱很土,我也覺得很土。但是,我給團隊成員們講,我們是醫藥企業,這三個字切合我們的行業內涵。

記者:“好醫生”這三個字,對您和您的員工來說,意味著什么?

      耿福能:在沒有注冊前,這的確只是三個字而已,和普通漢字一樣,只是創意,只是詞組。就像人類,最開始只是一枚胚胎,經過發育后,就會生長成為有手有腳有靈魂的生命。

      注冊之后,這三個字對我和團隊的每一位成員是有約束的。我們大家的行為都要規范到這三個字的內涵上來,嚴格要求自己,努力做到服務態度好、業務嫻熟、醫術精湛、和藹可親、有社會責任感、親和力強,只有大眾喜歡,才是好醫生。我們如果不照著好醫生的形象準則去做,那將是好事不出門、壞事傳千里,要不了幾年企業就會臭名昭著。

      從幾十人、幾百人、幾千人到現在兩萬多人,我和我的團隊一直是這樣去想、這樣去說的,更重要的是,我們也是這樣去做的,而且一干就是22年。好醫生集團已經走過“佳能達”10年、“好醫生”22年共計32年的發展歷程。
 

       企業即責任擔當
 

       記者:四川省提出彝區貧困縣明年全部摘帽的目標,而你們自1996年起就在彝區開展中藥材附子的種植。選址涼山促農增收,是因為這里是您的家鄉嗎?

       耿福能:中藥材附子主產于四川、湖北、湖南等地,喜溫暖、濕潤向陽環境,耐寒,以土層深厚肥沃、土質疏松、排水良好、富含腐殖質的土壤栽培較好。

      涼山州布拖縣地處高寒山區,當地主要的經濟作物是土豆和苦蕎。我是地道的涼山人,發現附子種植和這些作物耕種相似,在布拖的優質地域環境下生長特別好、產量高、質量優,每畝附子收入是種植其他農作物的5倍以上,便決心將種植附子作為幫助當地農戶增加收入的項目。

      23年來,我們按照“公司+支部+合作社+基地+農戶”的模式,建立了GAP種植基地,在該地區累計投入4.6億多元,為貧困戶捐贈磷肥2000多噸,為種植戶提供種植技術培訓、指導累計投入1000多萬元。近3年來,好醫生藥業集團累計投入扶貧資金共計3000多萬元,用于收購附子、提供附子種子、培訓提升農民種植藥材技能、興辦附子飲片GMP加工廠,構建了完整的中藥材產業鏈。

       為響應全國工商聯“萬企幫萬村”行動號召,我們首先把布拖縣樂安鄉火燈村作為對口精準幫扶村。該村地處海拔2700米以上的高寒山區,聚居著170戶834名深度貧困的彝族同胞。精準幫扶之前,該村以種植傳統的玉米、洋芋、蕎子、燕麥等糧食作物為生,每畝產值只有幾百元,幾乎沒有其他經濟收入。農民人均純收入不足1500元,生活困難,增收無門,處于嚴重貧困狀態。

      自2014年起,我們采取積極引導、典型示范、免費提供良種、每年捐贈生產生活物資、加強技術培訓指導等措施,幫助村民種植附子,得到彝族群眾的認可和歡迎。在幫扶過程中,我們始終堅持扶真貧、真扶貧,努力實現整村脫貧。目前,我們已與布拖縣6個村結對子,建立了長期幫扶關系。

      記者:目前脫貧成效如何?

      耿福能:截至2018年,涼山州深度貧困縣種植中藥材的建檔立卡貧困戶總計1658戶,其中,好醫生集團重點幫扶的布拖縣僅附子種植一項就已達到1216戶,布拖與公司建立長期幫扶關系的6個村,就有500多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中藥材實現增收脫貧。最近5年,布拖縣附子種植面積已由最初的幾十畝發展到6個鄉鎮28個村共計7000畝,種植戶增收3200萬元,共計帶動4000戶種植戶,戶均增收8000元以上。

      通過各級黨委、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我們的積極推動,涼山州所轄昭覺、美姑、雷波、甘洛、鹽源、普格、越西、冕寧、會東9個縣跟進布局落實中藥材扶貧產業,目前全州共有9個縣31個鄉75個村發展中藥材2萬畝,中藥材產值突破5000萬元,帶動1萬多戶農民增收脫貧。中藥材種植從單一的附子向木香、續斷、金銀花、一枝黃花等多品種發展,涼山州正在向建設規?;?、規范化、優質化、現代化中藥材基地闊步前進。

       好醫生集團還在涼山州西昌市、會理縣等多地發動農戶種植石榴,目前石榴種植面積達55萬畝,輻射果農3萬多戶,采用“公司+種植合作社+農戶”的產供銷一體化供應鏈模式,形成了農戶、合作社、公司三贏局面。

      記者:多年參與扶貧攻堅戰,您感受最深的是什么?

      耿福能:作為好醫生集團精準扶貧工作組組長,在脫貧攻堅過程中,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工作艱難,有許多年輕干部因此累倒下。在四川,有一名扶貧干部患有嚴重眼疾,但為達到2020年脫貧的目標,他冒著失明的危險堅持工作。

      在習近平總書記扶貧開發戰略思想和視察涼山重要講話精神鼓舞下,好醫生集團深入貫徹落實中央和省、州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策部署,按照全國工商聯“萬企幫萬村”行動號召的要求,帶著深厚感情和責任擔當,采取更加務實、更加精準、更加有力的措施,積極深入涼山深度貧困地區主戰場開展產業精準扶貧工作,取得了一些成績。隨著彝區中藥材種植面積逐年擴大,農民收入不斷增加,生活不斷改善。

       脫貧攻堅如同打仗,有心系脫貧攻堅工作的各級黨委、政府的有力指揮,有全力以赴的扶貧干部和企業沖鋒陷陣,明年涼山州整體脫貧一定能實現。

        記者:您對構建扶貧工作長效機制有哪些思考?

      耿福能:如果直接給錢的話,容易讓貧困戶形成長期依賴,要調動他們的積極性,幫他們樹立勤勞致富思想。為此,要把產業導入精準扶貧工作,建立長效機制,通過變“輸血”為“造血”的扶貧方式,讓農民積極參與到產業扶貧之中,如此才能使內生動力、生產積極性和責任心得到提高,才能真正解決貧窮問題。

      這些年,涼山州連片貧困問題已基本得到解決,只剩下少部分情況較復雜的貧困家庭。全州下派的5780名扶貧人員,在各村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      扶貧人員下到基層后,引導建檔立卡貧困戶進行畜牧業養殖、農作物種植,然后再收購他們的產品,實現消費扶貧。但這種形式無法形成產業鏈,不能長久實施。

      為構建長效機制,我們在布拖縣建立附子飲片加工廠,引導當地群眾種植中藥材。在種植過程中,我們贈送種子,由技術干部教授種植方法,種出來后保底收購。對于建檔立卡貧困戶,保底收購價格高于市場價。建檔立卡貧困戶積極參與中藥材扶貧產業,中藥材附子變成了當地農戶腰包里的“真金白銀”,必將為全州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發揮重要作用。

      將中藥產業導入扶貧工作,可用“相得益彰”來概括:有好的藥材,才能生產出好的中成藥;好的中成藥療效好,才能解決患者病痛,以此形成良性循環。收集好藥材,邊遠地區是首選,這類地區土壤、水、空氣都沒有污染。在邊遠地區進行藥材種植,可大幅提高產品質量。

      好醫生集團的藥品在市場上獲得的好口碑,源于我們在扶貧過程中獲得的好藥材。企業既能造出好藥,又能幫助貧困戶脫貧奔康,還得到了國務院扶貧辦等政府部門的表彰,這就是我說的“相得益彰”。為此,我非常感激種植藥材的貧困戶和農戶。

      記者:下一步,好醫生集團在產業扶貧方面有哪些計劃?

       耿福能:我們著力建立脫貧不返貧、致富奔康的長效機制,制定了《建設涼山10萬畝中藥材產業扶貧百草園基地規劃》,力爭用兩個“五年規劃”共10年時間,完成在涼山11個深度貧困縣布局10萬畝特色中藥材、帶動5萬多戶共20多萬貧困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宏偉目標。

      為了加快推進10萬畝中藥材產業扶貧基地建設,我們制定了最近兩年的工作計劃:實施“33380”工程及多個中藥材產業園區建設,即中藥材種植3萬畝,重點幫扶3000戶建檔立卡貧困戶,著力打造附子、續斷、木香三大品種,建設5個州級、4個省級、3個國家級中藥材扶貧產業園。

       記者:作為知名企業家,您如何理解企業的社會責任?

       耿福能:企業不屬于我個人,而是屬于社會,這是一種責任。這種責任,使好醫生集團在受災極其嚴重的情況下,仍然對社會做出力所能及的貢獻。這種社會責任感,正是好醫生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動力源泉。

       我深知人才培養對行業、對國家的重要性。為此,我們在產業扶貧的同時,開啟了教育扶貧和文化扶貧之旅,在涼山州捐建了佳能達希望小學,并積極投身5·12汶川地震災區的學校重建。我們先后與多所高校進行深度合作,在培養醫藥人才方面盡心盡力,先后在浙江大學、四川大學、蘭州大學、蘇州大學、成都中醫藥大學、大理大學、西南科技大學、昆明理工大學、西南民族大學、湖北中醫藥大學、四川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等高校設立了“好醫生獎學金”,獎學金總額達上千萬元。

       2018年,我們還向“中國光彩事業涼山行”活動捐贈50萬元,用于中小學中央廚房建設;向涼山州越西縣文昌文化旅游節活動捐贈20萬元,用于提升文化旅游檔次。2019年,捐贈價值20萬元的好醫生康復新液,用于木里森林火災救災援助工作。
 

       產品即人品體現
 

       記者:藥品關乎一個人的生命健康,在守護藥品質量及安全方面,好醫生集團是如何做的?

耿福能:在我看來,改革開放40多年,醫藥行業發展分為四個階段:沒有競爭、無序競爭、有序競爭、精銳競爭。面對當前的競爭態勢,企業家要發揚工匠精神,企業管理者應注重打造品牌價值。

       “做好人,制好藥”是好醫生集團的企業核心文化,也是我們秉承的堅如磐石的崇高理念。為此,我們堅持把人品比作產品、把產品看成人品。好醫生藥業在創建之初就制定了“你我同心、誠信勤嚴、精準快捷、創新共贏”的準則,要求在原料采購、生產管理與操作、成品檢測與物流、研發與創新、銷售與服務過程中牢記誠信、一絲不茍,嚴格遵照國家規定的標準組織生產,制定的企業標準高于國家標準,確保藥品安全有效。有了質量保證,才有鑄造品牌的基礎。

       記者:如今,好醫生已成為一個耳熟能詳的品牌,您如何理解質量與品牌的關系?

       耿福能:我們在22年的好醫生品牌打造中認識到,品牌不是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,品牌的根在于質量,只有質量才是品牌的本質、品牌的基礎,也是品牌的生命之源。優秀的品牌一定包括企業家品牌、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。品牌不是自己能夠做出來的,它一定是消費者認同的,能夠做到口口相傳的牌子才稱得上是品牌。

      在經濟領域,品牌之山就是金山銀山,是知識產權,是財富,是企業和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源泉。品牌的背后是科技,是創新,是投資,是企業誠信和匠心,是企業服務和人品積累。品牌是與消費者心靈溝通的紐帶和橋梁,代表著一個人、一個群體的智慧和創造的財富。

     因此,品牌及品牌生態環境,對企業以及國家經濟的發展起著非常重要的影響作用。同時,我也呼吁國家層面更加重視營造品牌生態環境,讓企業能夠腳踏實地做好藥。

品牌即夢想載體

      記者:您認為,好醫生藥業集團之于行業,應該有何擔當?

      耿福能:讓夢想引領品牌,用品牌托起夢想。我們創造好醫生品牌,就是要做中國人的醫藥全球共享。

      我們致力中藥大品種系統創新及相關產業化關鍵技術研究應用,用20年時間建立了藥品“第一車間”。此外,我們還建立了國內首個藥用昆蟲GAP認證工廠化養殖基地,首次進行了國內藥用昆蟲全基因組和轉錄組研究,實現了中成藥原料藥材100%來源于規范化、標準化生產,質量可控,有效推動了中醫藥的傳承、現代化、規范化、標準化、創新創制和國際化。

      近年來,好醫生集團開始充分運用多年積累的終端資源,全面布局新醫療業務:2011年進軍大健康產業;2013年取得“好醫生連鎖藥房”互聯網藥品經營牌照;2014年獲得直銷牌照,同年成立“北京好醫生云醫院管理有限公司”,收購醫院進入醫療服務市??;2015年成立好醫生云檢測中心;2016年成立“成都好醫生醫學檢驗中心”;2017年成立“好醫生國醫連鎖診所”,發展迅速。好醫生集團已突破單純的醫藥工商業發展范圍,全面涉足醫療服務、互聯網醫療,大力推動實現真正的分級診療,促進中醫藥產業大發展。(中國改革報 記者雷茂盛)